给仇人买个坏心情,珠海惊现“雇儿童恶意叫阿叔”组织

消息称,近日,我村有一男子声称,在金鼎医院花坛等候中被小孩子称为阿叔,“阿叔,68路公交是在这坐吗”“阿叔,去金鼎市场的路怎么走”很多正值青春期好年华的男孩被小孩子称呼阿叔都会很反感,轻则一天没有好心情,重则被打击丧失自信没法面对人生。于是有人发现了这里的商机,召集起一批儿童,只要你付钱,你讨厌谁,他们就会让小孩子们去叫你讨厌那人阿叔。

“按次收费,一个小孩叫一声阿叔是五元,你只要告诉我们那人位置,我们附近站点立刻会派小朋友过去叫阿叔。”某叫阿叔组织一名叫火卓的联络人这么告诉我们。“我们服务很人性,如果你和想打击那人在一起,定位发给我们,我们小朋友会过去叫那人阿叔,然后叫你哥哥,这种服务一次是20元,很受欢迎,很多人会为兄弟买这种。”

据介绍,这种叫阿叔服务不限次数,而且每次都是安排不同小孩去叫阿叔,保证不会被对方怀疑真实性,很多商家还会推出叫10次送1次的服务。同时一些买家发现效果不错,还会购买包月包季甚至包年的服务,以确保对讨厌的人施行长期自信心打击。

一些商家受买家怂恿,也不再局限于叫阿叔,只要再加点钱,小朋友还可以叫“师傅”、公公”、“老爷爷”等称呼。

联络人火卓还给我们讲过一件趣事,他手下有位小朋友应变能力不错,有次叫了阿叔,被男孩问,小朋友你再看看,你叫我阿叔合适吗,小朋友挠了挠头说,对不起师傅,我刚才没看清,男孩就有些生气,说你再叫一遍试试?小朋友立即说,老爷爷,我错了,我知道您年纪大了,我只是想叫的辈分小一点讨您开心。小朋友说完后就跑了。之后把这视频发客户,客户高兴地多付了两百元。

现在花钱雇小孩叫别人阿叔俨然已成为一种风气,因此走路上被叫阿叔不必丧失自信感觉自己老了,而是该考虑下最近又得罪谁了。

巴士柒新聞 · 珠海公交新車上路

#珠海公交 買入了港珠澳地區首批廣通牌GTQ天然氣巴士,並且準備上路。據消息人士指,該批車輛將會服役于珠海市的公共汽車線路。

該批車輛有底盤、發動機、變速箱、氣瓶、方向機等設備,並配有乘客座椅及扶手,設有投幣箱、刷卡機、線路牌。天然氣十分環保,能為車輛提供動力。

朋友,你吃过广式茶点吗?

卤迅 ※ 著

节选于文学杂志《曲线耀港明》2099年12期

1

“朋友,你吃过广式茶点吗?”

每次去完广东回来,我都会和朋友分享广式茶点的美味。无论是晶莹剔透的虾饺,或者是金黄味鲜的烧卖,在我常住的城市里,虽然有,但不正宗。

2

广式茶点味道好,但就是份量太小。举个例子,虾饺的大小,不到一口,有时候就是不到一分钟的光景,虾饺就整笼吃完了。我在想,食物反映地方风土人情,广式茶点的份量这么吝啬,广东人是不是就这么小气呢?

答案或许是肯定的——你看广东人出去吃饭,都喜欢AA,甚至喜欢掏出手机,核算结账单每个细项。在我常住的城市里,伙伴们会排着队找我约会,甚至他们以请我吃饭作为一种荣幸——我虽然不是什么达官贵人,但我知道自己影响力还是有的,这群人是认同我的世界观,喜欢围着我转,就像孝敬长辈一样,也是理所当然。然而广东人就是不讲这些礼节,什么都一视同仁,什么都讲团体行动,这让本身算是长辈的我不是很好受。

3

我曾经用家乡的方式邀约不少广东佬用餐,尤其是享用正宗广式茶点。但数次过后,他们似乎不是很领情,也不珍惜我从百忙之中抽身出来的机会。或许,他们的性格就如广式茶点中虾饺的气质,看上去好吃却十分小气——表面上好相处,但吝啬、穷困,几餐饭后就说快要破产了,想必这些人也就是社会的中下层。

4

后来,再也没有广东人带我去吃广式茶点。每每想起那些小到不行的虾饺,小到不行的排骨和烧卖,当年品尝后的味觉记忆逐渐消失。若你问我“吃过广式茶点吗”,我会说有,但再也不想因为几笼虾饺,记起那些贫困潦倒、不上档次的人。

关于食物中毒的通告

本专页率先告诫各位,小心黑心食店!

近日有网友称与朋友在唐家湾镇某村深处一处无牌食肆进食火锅后,分别出现不同程度腹泻。该无牌食肆疑似使用全新餐具,但因没有使用权威、可靠的消毒碗柜,导致餐具恶臭杆菌超标。该网友事后声称,幸好自己有炎黄子孙的优秀血统,才没有出现严重症状。

由于没有涉事食肆老板的照片,本专业无法抠其头像放在封面图上,敬请见谅。